电梯井吸音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梯井吸音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小贷生意红火盼资产证券化绿灯0

发布时间:2021-01-21 17:31:15 阅读: 来源:电梯井吸音板厂家

小贷生意红火盼资产证券化“绿灯”

刚刚过去的一年是货币紧缩和企业融资需求大增的一年,也是全国小额贷款公司爆发式增长的一年。截至2011年11月末,全国有小贷公司4144家,贷款余额3700亿元,小额贷款公司迎来快速发展期。  “去年小额贷款公司的生意很好做。”近日,广东多家小额贷款公司总经理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但50%的融资杠杆率得不到放开,使得资本回报率无法获得较大幅度的提升,也让小额贷款公司颇为头疼,小贷公司热切希望资产证券化的相关措施逐步放开,以快速提升资本回报率及股东的投资热情。  去年经营好今年更重风控  “2011年,全市小额贷款公司税后净资本回报率达8%多,比2010年的净资本回报率提高很多。”广东省中山市一位小额贷款公司高管对本报记者表示,在去年银行体系信贷资金紧张情况下,市场需求极其旺盛,小额贷款公司的资金利用率比2010年更充分,资金闲置时间减少,加上贷款利率比2010年高,很多小额贷款公司以4倍贷款利率上限发放贷款,因此小额贷款公司去年的经营状况良好。  广东省另一家小额贷款公司高管也对本报记者表示,该公司去年税前资本回报率达11.67%,比2010年增长44%;税后资本回报率8.76%,比2010年增长43.6%。  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6月末,全国小额贷款公司达到3366家,其中大部分实现了盈利,总体年化资本利润率为7.76%,江苏、上海、浙江等地小额贷款公司的资本利润率则更高,分别达到了10.7%、11.56%和15.68%。  在浙江义乌,有两家小额贷款公司2011年共发放贷款2192笔,累计为“三农”、中小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输血”超过35亿元,利息收入合计超过1.77亿元,其中一家利息收入超过了1亿元。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今年1月9日表示,目前小额贷款公司的亏损面稳定在8.5%,远低于工业企业11.2%的比例。其中,上海、江苏、浙江、福建、山东、湖南、西藏、新疆等各省区市的小额贷款公司亏损面在4%以下,大大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但同时,多家小额贷款公司人士也表示,虽然业务好做,但风险更大。“去年很多企业倒闭,甚至发生老板跑路现象,小企业的经营环境恶化,因此一些小企业即使愿意给更高的利率找我们贷款,我们也不敢做。”  对于今年的经营状况,受访小额贷款公司人士一致认为,今年银行信贷资金仍偏紧,预计小额贷款公司经营业绩与去年相当。但同时,今年也应注重风险控制,在信贷资金紧张、企业经营环境相较往年严酷之下,小额贷款公司应更关注企业现金流等问题。  地方监管逐步放宽  对一些地方监管政策较为宽松的地区来说,小额贷款公司今年将迎来更多的政策支持。  昨日,广东多家小额贷款公司人士对本报记者称,广东省金融办关于落实广东省政府59号文《关于促进小额贷款公司平稳较快发展的意见》细化规则(下称“规则”)已经完稿,并向各联席监管部门征求了意见。规则表示,将进一步放宽小额贷款公司资本金上限,由原来的2亿元提升至5亿元;此外,可扩大单一股东的持股比例,单一大股东的持股比例有望从之前的最高20%提升至30%。  事实上,早在去年就有一些省市开始放宽大股东持股比例,如哈尔滨市提高至30%;近日,上海首家外地资本发起设立,以及首家境外资本发起设立小贷公司,大股东及关联方持股比例均超过50%。  “在广东,虽然此前政策未允许,但早有一些小额贷款公司大股东持股比例突破20%至30%。股本太多太分散也会有较多问题,比如股东理念和经营想法不一致,协调麻烦。更重要的是,小额贷款公司的大股东一般都是资本雄厚的企业,小贷公司每年为数不多的股本回报对其没有太大吸引力。以注册资本金2亿元计算,持股10%的话,每年税前回报可能也才200万元左右。”一位小额贷款公司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提高大股东持股比例,对一些看好小额贷款公司前景的股东来说,有助于他们投入更多精力和资本去经营小额贷款公司。  而对于提高资本金上限,多家小额贷款公司人士则表示,这只能促使少数小额贷款公司增资扩股,可能不会引发大面积的增资扩股潮。“资本金并不是最大的问题。一方面,在广东,一些注册资本金2亿元的小贷公司,未见得就能将这2亿元用足;更重要的是,这种增资扩股只是扩大了资本金的基数,对资本回报率并没有帮助。要提高资本回报率,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融资,因为融资是在不增加股本的情况下又获得了利息差价,从而真正提升资本回报率。”  金融创新困境资产证券化探路  目前,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渠道单一,是业界最头疼的问题,也是制约小额贷款公司快速发展的一大桎梏。  根据政策规定,小额贷款公司的主要资金来源有两个方面,一是股东缴纳的资本金、捐赠资金;二是从不超过2个银行业金融机构融入的资金,余额不得超过公司资本净额的50%。也就是说,一家注册资本金为1亿元的小额贷款公司,向银行最高只能融资5000万元。  昨日,广东几家小额贷款公司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去年对多家小额贷款公司有融资支持的某国有大行,年底时将此前发放给小额贷款公司的贷款全部收回,并表示目前暂不对小额贷款公司融资。  “我们也接到这家银行类似的‘收紧’说法,表示今年不再发放新的贷款,旧的贷款是否要收回目前还不确定。目前来看,对小额贷款公司融资的银行很少,国家开发银行是较为积极的。”广东中山市某小额贷款公司内部人士对本报记者称,小额贷款公司的融资杠杆率如此低,风险比其大的担保公司却能从银行获得几倍的杠杆率,似乎并不公平。  事实上,为了突破这种融资困境,获得更大的资本回报率,去年一些小额贷款公司进行了不少资产证券化的尝试。  例如,2011年7月19日,重庆瀚华等三家小额贷款公司近1亿元的信贷资产收益凭证正式在重庆金融资产交易所上线交易。这种小贷凭证是以小额贷款资产包产生的现金流为支持、发行收益权凭证的一种资产转让方式,拓宽了小额贷款公司的再融资渠道。  根据公告,截至去年末,重庆金融资产交易所已为当地13家小额贷款公司发行16款共计4.735亿元小额贷款资产收益权凭证,凭证期限分3个月、6个月和一年期,年化收益率为6.6%、7.5%和9%。  此外,在部分省份,还有一些小额贷款公司与信托公司联手发行信托计划进行融资;有小额贷款公司有意将信贷资产打包出售给资产管理公司。但去年下半年,这些措施或被监管部门叫停,或因监管介入而未能如愿。  “这些出售资产的证券化方法,我们都想过,但监管一直未能放开。”广东有多家小额贷款公司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理论上讲,资产证券化可无限放大小额贷款公司的杠杆率,变相突破从银行融资不超过净资本50%的限制,对行业的成长是极大的帮助。  受访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由于社会认知度低,小额贷款公司资产证券化前景暗淡,类似重庆信贷资产收益凭证的资产证券化方式,只能在一些特殊情况下实现,比如小额贷款公司希望融资,但又不希望通过增资扩股影响股本结构,而其某些大股东又有闲散资金,可将资产出售给这些股东进行内部消化,这种“你情我愿”的资产证券化做法并不违反相关规定。比如,根据公告,在重庆金融资产交易所上线的信贷资产收益凭证,部分是对该交易所会员公开销售,而更多为定向销售。

呼市湿疹治疗哪家医院好

杭州做无痛人流去哪家医院好

常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哪家男科医院治疗早泄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