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井吸音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梯井吸音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房地产价格调控告别单打独斗局面米保

发布时间:2019-11-22 15:35:30 阅读: 来源:电梯井吸音板厂家

中国房地产价格调控告别“单打独斗”局面

近年来,特别是十一五期间,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越来越受关注。CPI的每次变动,都牵动着决策者和公众的心弦。  近来一些专

近年来,特别是“十一五”期间,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越来越受关注。CPI的每次变动,都牵动着决策者和公众的心弦。

近来一些专家学者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在即将到来的“十二五”,公众对CPI的关注度将更高,但“十二五”期间,CPI将保持温和上涨态势。这就决定了,价格调控以至整个宏观调控的方式方法,将会因此发生相应的变化。

价格总水平:温和上涨

“十二五”期间,我国价格总水平将呈怎样的走向?是否会出现较为严重的通胀?这类问题一直是公众广为关注的。接受本报采访的专家学者普遍认为,“十二五”价格总水平面临着上升趋势,但仍将保持温和上涨态势。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研究员邹平座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十二五”期间我国价格总体上会呈上升态势。他的理由主要有三:一是全球经济结构调整,价格上升成为新经济革命的重要杠杆;二是在国际金融危机中,各国投入了大量的资金救市,危机后期价格上升压力不断加大,全球价格上升,中国不可能“独善其身”,会出现一定程度的物价上涨;三是就全球货币竞争策略而言,在纸币本位制下,经济增长需要一定的通胀率作为扩大内需和走出危机的“工具”。

但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部副主任胡迟认为,“‘十二五’期间我国价格总体形势依然将保持温和上涨的态势,一般来说,不会出现大的起落,基本不太可能发生‘恶性’通货膨胀。”

价格改革:加快推进

中国价格协会会长王永治对本报记者表示,“‘十二五’期间是加快推进价格改革的好时段,万万不可错失。”他认为,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是具有全局战略意义的大事,而加快推进价格改革,可以有效助推发展方式转变,因此也成为“十二五”期间的一项紧迫任务。

王永治认为,“十二五”价格改革首先需要推进资源能源环境价格改革。他表示,“十二五”期间,在加快推进资源能源价格改革的同时,应该更多地关注推进环境价格改革。

中国价格协会名誉副会长、江西省人大常委、教科文卫委副主任委员伍世安表示,资源能源价格改革的关键,就是要运用税费、基金、罚款等广义价格手段,将外部成本内部化,在提高资源能源价格水平的同时,使各种产权均可获得相应收益。

调控目标设置:留有余地

“十二五”时期,是我国节能减排、推进价格改革的关键时期,专家学者们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要保证这些政策措施落实,国家就要在“十二五”期间设定价格调控目标时为节能减排、价格改革留出余地。

王永治表示,大力推进资源环境价格改革和完善农产品价格政策,都将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价格总水平,因此,“十二五”期间在确定价格调控目标时,要考虑到这些问题,给价格改革留出一定空间,这样可以把价格改革对CPI的影响限定在可控范围内。

邹平座也认为,对我国来讲,对自然资源价格的上升要“保持容忍”,只有自然资源价格上升并使市场替代的边际成本达到新能源的创新点时,一个新的时代才会到来。在此之前,我们可能要承受资源价格上升引起的一定程度的价格上涨压力。

胡迟对此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不妨把全年CPI调控目标提高到5%。

不久前,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吴晓灵发表署名文章时提出,在进行资源税、资源价格改革时,应加大对通货膨胀的容忍度。她也建议可将通胀目标放宽至5%。

CPI构成:微调而不大改

CPI能否真实反映公众对通胀的感受,已经成为近年来的一个热门话题。

胡迟对此表示,之所以会出现“质疑”,一方面,这与需要进一步增加统计工作透明度有关,毕竟,目前大部分公众对CPI的构成还不大清楚;另一方面,这也有技术上的原因。

那么,是否应当对CPI的构成进行比较大的改革呢?胡迟对此持否定态度。

邹平座也认为,目前我国CPI结构比较合理,无需进行更多调整。

针对有观点质疑为何没将房屋价格计入到CPI当中,胡迟和邹平座都认为,住房价格仍然应当以房租形式计入CPI,但把房价计入CPI并不可行。因为在世界上任何国家,房地产都是重要的投资品,是国民财富的重要形式。

尽管无需进行大的改革,但专家学者们都认为要进行一些微调。邹平座认为,总的来讲,我国目前的CPI构成是合理的,但是各构成要素的参数和权数还需做调整:可以考虑适当降低食品类的比例,提高房租的比例;也可以考虑增加对汽车、文化消费的比例。

价格调控:遵循市场规律

“十二五”时期,我国价格形势将面临着极为复杂的形势,一方面,为了加快转变发展方式,必须加快推进价格改革,特别是要理顺资源环境价格;另一方面,又要保持价格总水平的基本稳定。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加强价格调控,并对价格调控手段进行完善和丰富?对此,伍世安建议,要树立统筹兼顾理念,建立广义价格监控体制。

伍世安说,无论是具体商品价格的形成,还是价格总水平的涨落,都日益受到复杂因素的影响。因此,无论是对具体商品价格的调节,还是对价格总水平的调控,都离不开广义价格手段,离不开各种调控政策的“组合拳”。比如,要加强和改进价格监测工作,就应将监测范围延伸至国际主要商品(期货)市场,分析全球经济贸易和市场行情,发布具有权威性的预测和预警信息。这样才能掌握主要商品和大宗进出口物资价格调控的主动权。

此外,伍世安表示,也可以考虑改变单个部门“单打独斗”管理物价的方式,建立权威性、综合性的议事机构,统一领导和协调宏观价格调控。价格总水平控制目标,要纳入国民经济社会发展规划,与经济发展、充分就业、社会稳定、资源节约、环境保护等目标衔接协调;工资、利率、税收、汇率政策的制定和调整,要与价格总水平调控统筹考虑;财政、信贷、税收、工资、汇率等重大宏观决策活动,也应有价格管理部门的参与。

胡迟则认为,“十二五”期间,在市场化程度不断提高的大背景下,要更多使用市场手段,政府应当把握好调控手段的“边界”。

华夏医保通停售

如何补交养老保险

泰康健康尊享B+

好医保和乐享一生哪个好